梁甫言

总裁真是太!!!!啊啊啊!!!!攻气爆棚!!!!!和凛凛这样西服paro实在太配了!!!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可是居然有一秒站邪教了…算了,反正有free的夏天不就是分分钟站邪教的节奏么😂

每周五,含恨睡去!这怎么能够看啊!!!!
马场和林林撒撒狗粮!伏笔结了又埋!
然后!一集没了!!!
绝望
好绝望
又是绝望的一星期
差不多就是这样的心情了吧,其实马场我们与你同在

瓶邪,花邪,黑邪什么的都是假的
果然胖邪才是真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是每对cp轮着发糖,连胖子都不落下😂😂😂

芳华后晚来的小感

冯小刚说芳华是他们一代人的记忆
然而有些情感是人类共有的,
无关年代,无关地点,无关身份
无关经历与否
它浓烈得迫着你流下不知名的泪
生生逼得一颗心发酸发胀
灼烧般的惆怅后
剩下的只有感动

我羡慕他们那样轰轰烈烈的分离而后平平淡淡淡出对方的生命
芳华过后便是生活了

见一眼20岁的你(睡前甜饼EC)

刚入X战警的坑,为鲨美EC跪断腿,不可自拔
主要已老万的视角写的,所以不要管他的碎碎念啦,不要管乱七八糟的逻辑啦,甜甜甜,是甜哒~
可能会有些错误,也请各位看官多包容
祝大家看文快乐~晚安各位~

“Goodbye old friend”
“Good luck professor”
Eric走出X学院的大门,转身看了一眼自己一手重建的学院。阳光正好,学生三三两两穿梭在这桩古老的建筑中,年轻的脸上满是灿烂的笑,无论有多怪异,在这里,都是平等而美好的。
Charles用这所学校告诉Eric:时代在改变,人类也值得被寄予希望。
对于Charles这种理想化的愿景,Eric仍保持着最初的态度:反对却理解。毕竟怎么能要求一个从未被人类恶意对待的小少爷以最大的恶意去对待人类?被剥夺一切的剜心之痛真真切切是属于Eric的,不是Charles的
也许有一天这个世界会如Charles所期望那般,但这个过程是漫长的,是痛苦的,是血腥的,是变种人需要付出巨大的伤痛的。那么为什么强大的少数人要遭受平庸的多数人的凌辱?为什么一定要变种人被统治,付出牺牲?
Eric明白,他和Charles是再不能和解了
第一次见面,Charles看着他的眼睛,对他说 You are not alone。海面上很暗,只有远方的船舶上小小一撮的灯光跟着水波晃晃荡荡,但他还是看清了Charles那双蔚蓝色眼底的光芒,碎碎的闪亮着,带着让人安心的温度
他为这温度感动,他为这温度留恋,那时的他真的以为找到了相知的同伴,但后来的岁月让他不止一次地想向Charles苦笑:你错了,我一直都只是一个人
而现在,孑然一身站在学院门口,撑着车门的他,又能去哪呢?
母亲死了,妻子死了,疼爱的小丫头也死了,他早已一无所有。哦,Raven说他还有Charles
可是,不行
Charles……Charles也老了啊……
天启把他抓回去后,他侧躺在地上,从上俯视,Eric才惊诧那个念叨着“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小教授也有了白发。棕色的发依然柔软,但发根已尽白,明晃晃的昭示着岁月。Charles时不时抬头偷瞄他,眼里藏了太多的情绪,额前的细纹和那些苍白的发根迫着Eric不再看第二眼
兀自想着才猛然发现自己已开出好几英里。他想了想,改变了方向,背向去机场的路驶去。
眼前的学校,才是真正大学该有的样子,正规有序,中世纪的建筑群,望不见尽头的长廊,古老的钟声满校园的飘荡,斑驳的墙上爬满了岁月的痕迹。
Eric在校园里信步:刚过20岁的Charles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模样,没有所谓的责任,没有那么多的忧虑,更没有自己身上所背负的仇恨
也许就是在那块草坪上,Raven枕在Charles的大腿上,阳光加身,Charles带着点小骄傲的,无限包容的为Raven念着自己有关变种的论文;也许就是那条长廊,Charles半倚在廊柱上,被同龄的朋友簇拥着,意气风发的聊着课上的问题,蔚蓝的眼睛闪着光,自信又狡黠; 又或许在校园的某个角落,Charles动用了点小能力与自己心仪的漂亮姑娘说着俏皮话,调皮的眨眼,嘴角牵着迷人的弧度,用暧昧不清,神神秘秘的语调猜出对方的所想,在对方惊讶的注视下,爽朗的笑出声……
Eric每走过一个地方,那些鲜活的画面就会一帧帧跳出,像电影般,又像是亲眼所见



“Eric,其实………………我很乐意陪你逛逛我的母校。”
“………………Charles?”好久的沉默“你说过你不会…………”
“是的,Eric,我只是不经意。相信我,我的朋友,我没有恶意。”
“我很好奇你20岁的样子…………是我想的那样么?”
“哦Eric”Charles笑出了声“可能并不太一样…………Eric,back home”
“Charles你知道这样没有意义。”
“不,Eric,不,也许我们都错了。我想Nina的母亲也不可能与你想法一致,但你们还是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完全不同的思想不一定要求彻底的分离,况且我们并不是完全对立的人,不是么?Eric…………我的棋盘很想念你。”
Charles等了很长一段时间,对方都没再出声,他眼眶微湿,哽咽着出声:
“Eric其实你一直都知道 You are not alone”
You are not alone




“Charles,我在想,我能用能力把你从X学院移到这么?
还有,麻烦转告你的棋盘:我从未停止过想念他”

抒情

街角,着深色长款风衣的男人,他的衣领竖起,大半张脸都看不见,只见那一头金发,和一点挺翘的鼻尖。淡色的薄唇微张,隐约露出一丝白,双齿轻咬了一根烟,两手略合,胳膊下夹着的报纸在风中簌簌作响,打火机闪烁几次,终于一点火光乍现,烟便着了,苍白地蔓延开来,朦胧了男人的眉眼,更是看不清了。
大天狗深吸一口,又慢慢吐出,尼古丁放松了他的神经,他微眯起眼,看着烟雾弥散在空中,直至消失不见。来伦敦的第一年,他就学会了抽烟,仿佛在这阴冷潮湿的异乡,所有的温暖都寄托在了这点火光上,况且,还有那么多又长又冷的夜,不干点什么,又怎么才能熬过去。这些年,虽然抽的不凶,但,这烟怕是戒不掉了。
那人是不喜烟味的,闻到点都要皱眉。
大天狗兀自地继续:这和你还有什么关系
他无奈,纵然这样反驳过千百次,即使离开那么久,心里的那个人还是时不时从记忆里冒出来满江倒海的造作一番,直至自己满嘴苦涩
像是习惯一样
对面的绿灯亮了,手里的烟燃了一半,大天狗想了想,还是摁灭,丢进垃圾桶,穿过马路。

大天狗是混血儿,父亲的影子在相貌上只有了了几笔。他像大多数白种人一样,高大挺拔,他继承了母亲的金发,不耀眼的金,像的是冬日里的阳光,淡薄却温暖。眼眶深陷,一双水蓝的眼,漂亮的令人羞于直视,又仿佛是不愿正视他眼里的凉薄,这该是双明亮温情的眼啊。正是这副在白种人里也少有的皮囊,让伦敦没有视他为异乡人,他这几年一切顺遂,毕业,工作,按部就班的生活,然而,这个流浪者还是不喜欢这里阴沉的天,连绵无尽的雨,那些阴冷像附着在骨上,可怖难缠的虫,一个劲儿地往骨缝里钻,让他那点湿漉漉的心情无处遁形。

他还是想他

从小学到高中,十几年,有他的日子就这么一晃而过了。依稀还是初遇时,看着那个小小的人站在自家门口跟自己打招呼,细软的银发,蜜糖色的眼瞳,一笑左脸有个小小的酒窝,比女孩子还要甜,还要乖。大天狗呆愣的站着,没出息的一直盯着人家看,他小时候老是板着脸,看起来又冷漠又严肃,直接把人吓哭了。他看着那张哭的通红的脸,和不断溢出的泪水,抬起同样肉呼呼的小手,无措地去擦,惶恐地像是犯了什么多大的错一样。孩子间天真可笑的相遇,接下来仍是青梅竹马式的相伴相守。一起逃过的课,一起打过的架,一起撒过的谎,被训时他偷偷对在老师身后的自己露出的那个安抚狡黠的笑,眼角的痞气晃了人的眼;阳光透过宽大的梧桐叶斑驳的洒在他的白皙的侧脸上,他伸过头偷舔冰淇淋的那点粉嫩舌尖;赤着脚在深色木质地板上乱走,白皙圆润的脚趾泛着光,落下一个又一个汗湿可爱的脚印…大天狗总是惊异于自己的记忆,仿佛他身上的点滴都已深深刻录,每每想起都能让他控制不住心跳。然后看着他一点一点拔高,脸上的婴儿肥褪得一点不剩,也开始有了男孩子间不可言说的,令少年人脸红心跳的小秘密。后来,他们离别,在各自的城市彼此牵挂,有点别扭的他开始学会述说想念,每次挂电话前,他那声压得低低的:“好想你。”都像被施了法一样的黏着着大天狗的耳膜,对方可疑地匆匆挂了电话,而他举着电话的手久久难以放下,眼前仿佛是他那张羞赧的脸,嘴角便控制不住的一点点漫开笑,孩子得了糖般纯粹的满足。
就这样走入高三,约定着一起在那个满载儿时回忆的城市重逢。
大天狗回来的那一天,像所有恋爱的毛头小子一样,从头到脚的武装,他本就长得好,但在心上人面前好像怎样都不够好。他拖着行李,佯装淡定,眼睛却不断的寻找:
他背光站着,阳光晕在他周身,耀眼明媚,头发长了些,长高了些,更瘦了些,宽大的T恤下是青年纤细的骨骼,怕热似的扎了个马尾,露出那截雪白的颈,看到的想象的飞快的在大天狗转着,他还是没出息的站在原地,对方也看到了他,一瞬间,大天狗仿佛看到了他上挑的眼角,露出的齿,眼睛里要溢出的喜悦,汗水因他大力的挥手,顺着手臂一寸寸落下,一条晶莹的细线,消失在了肩处的衣里。
大天狗满眼满眼都是那个逆光而站的人,扬起一半的嘴角却僵住了,那个想象了多年,等了多年,想要全部赋予喜悦和想念的笑,夭折了。
他的右手边,依偎着一个娇小甜美的女孩,他们,十指相扣。


晚点把结局发了,给个什么结局捏,毕竟悲剧也是种美,好纠结

愿你走了,也能带走我所有的回忆和伤感

很早的一次,你说你已经把一颗真心捧到我面前,
我就当真了,
把那纸条放在钱包里
一放就好多年
后来,你忘记了

喜欢你?这些年,追逐你这些年
把所有青春的浪漫都给了你
总是写着酸话渴望留住你
已然是很累很累
可是我怎么能舍弃那个跟我说要把真心捧给我的你?
怎么能舍弃那个深夜打电话给我,哽咽着说“我想你”的你?

曾经的日记上写着:
你说过殊途也会同归,我就赌一把,看我们能否同归
那时还是满怀着希望的吧
今夜的我看到,满心苦涩
殊途,还是难同归啊

我们曾梦想着不忙了,就一起去旅行
后来呢,和我出去的从没有过你
就连我最爱的城市,想过千千遍和你一起去的城市,
也是和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囫囵吞枣的游过

你去日本已快一个月,
心照不宣地
我们断了
就这么断了啊

告别一个人,需要很漫长的时间
十年已经让我习惯性地去想你
想你在异国会不会不适应
会不会受委屈
明明,不是恋人,不是亲人,只算是老友的我的关心
你也不会在意,
知道了反而是你的负担吧
经营一段没名没分,让人痛苦的感情
早就厌烦了吧

我过的很好,开心满足
就是时不时会想起你
然后就是止不住的难受
无处安放的,荒唐可笑的难受

说不得,说不得,偷偷找一个地方
写写

【喻黄】烦烦生快!!!黄少大变活猫

OOC就酱~应该是烦烦在蓝雨的某次生日吧
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一)
喻文州推开宿舍的门,四下环顾了一周,没有人?
今天少天起得这么早?
刚想把门关上,黄少天的被子动了动,喻文州看着那在动的一小团,疑惑地掀开了被子,一只小小的,毛茸茸的黄狸猫肚皮向上,蹬着脚,像是感受到了人的靠近,迷瞪瞪的张开了一双澄澈的蓝色猫眼,直愣愣地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忍不住伸手挠了挠它的下巴:“猫?”
小猫眯着眼,似乎心情愉悦,但突然又像被踩住了尾巴一样,抬起了两只小爪子,眯着的眼瞬间张大,全身的毛一下子炸开
“喵喵喵喵喵喵喵????????!!!!!!!!!!!”
喻文州:“????????”
(二)
时间 2017,8月9日 清晨
地点 蓝雨黄少天宿舍
当事人 喻文州 黄少天(黄狸猫)
事件 黄少天大变活猫

黄少天还记得一早上起来先是看到喻文州一脸吃惊,然后他被莫名其妙的挠了下巴,再然后他看到了自己毛茸茸的小爪子!!
我十指修长,骨节分明,手速超人的双手变成了裹了层猫毛,有着小梅花肉垫的爪子?!
我是走到哪个次元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喵喵喵喵喵喵喵!!!”喻文州费力的压制着怀里张牙舞爪,像是得了失心疯的小猫,这猫已经这样叫了十几分钟了,难不成猫也有话痨?
黄少天抬起小脸,盯着喻文州瞪大了猫眼,一脸忿忿!
队长你的聪明才智呢!!你吓死人的推理能力呢??你怎么还不明白呢????我是黄少天啊!!黄少天啊!!!即使我变成猫你也应该能察觉到啊!说好的心有灵犀呢?怎么就不明白呢???
喻文州看着那充满希冀的小眼神,恍惚间竟觉得有点像黄少天有事求自己时候的样子,但谅是他也难以猜到怀里抱了只黄少天此等惊世骇俗之事,他还是犹豫地开口“咪咪是想告诉我什么事么?”
怀里的黄少天感动的大力点头:果然是队长啊
“可是····我应该听不懂吧”喻文州深觉自己是不是脑子坏了居然想和一只猫交流
怀里的小家伙又焦躁起来喵喵直叫
喻文州“········”
黄少天抓狂了一会,突然福至心灵,他从喻文州怀里跳下,扒拉着自己的背包,翻出自己身份证,叼着身份证盯着喻文州:队长!队长!!!你再不懂都对不起自己的心脏!对不起自己的智商!对不起蓝雨和我对你的信任!你可是四大战术师之一啊啊啊!!
“额····你是少天的猫?”
“喵喵!”黄少天晃着小脑袋,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你想找少天?”
不对不对不对
“额·····”喻文州为难地看着他:这只猫成精了?
黄少天晃了晃尾巴,深吸一口气,把身份证放在了心口上,用小爪子按住,抬起圆溜溜的蓝色猫眼,满满的认真:队长队长队长,你一定要明白啊!考验我们两默契的时候到了!队长队长队长
喻文州一怔,盯着小家伙好一会
········
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
“少天。”

(三)
虽然很诡异,但喻文州愣了一下也就很快接受了,他弯腰把小猫抱起来,揉着人家的小脑袋,一脸温柔的笑:“少天这样,真是很可爱啊。但是这怎么变回来啊,总不能一直这样吧”
“喵喵喵”我怎么知道,黄少天垂着小脑袋,浑身散发着郁卒的气息
于是,也就错过了他家心脏的喻队别有深意的眼神。
“这样,再等一天,明天你生日,队里肯定吵着给你庆生,瞒不住再想办法吧”说着很快收拾了一包东西“我们出去躲一天吧”
黄少天晃着小尾巴点了点头,喻文州没忍住,摸了一把小家伙的尾巴,果然,被黄少天恼怒的甩开了:队长!我不是猫啊!不是猫啊!你不知道猫的尾巴摸不得嘛!!我可是堂堂剑圣!!!剑圣啊啊啊啊啊!!!怎么能摸剑圣的尾巴!!!
喻文州好笑地搂着他,走出门
不巧,正面遇上卢瀚文
卢瀚文一路小跑“队长,看到黄少没?···咦~哪来的小猫?”说着就想上手抓黄少天的尾巴,喻文州不动声色的侧了个身,顺利保住了少天的宝贝尾巴
“怎么了?今天休息我和少天约了出去,他先出去了”
“诶,这不明天他生日么,想问问他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算了我发短信问吧”说着还想去摸黄少天的尾巴
喻文州及时的制止了:“少天捡的猫,很凶的”
(四)
八月的G市太热了,况且带着只猫也没法去哪,喻文州就去开了间房,先住一天再从长计议。
喻文州没养过猫,下楼买中饭的时候去逛了一下宠物店
毕竟堂堂剑圣现在也就是只小奶猫不是?
回来的时候,黄少天乖乖的蹲在笔记本前面看电影,嘴里“喵喵喵”个不停
喻文州仿佛看见了以前看电影时叽里咕噜吐槽不停的黄少天,也就几个小时没听到真人版黄少天的声音居然有点怀念
喻文州摇摇头:真是没救了
黄剑圣呢?其实是很崩溃的,一个话唠一张嘴只能喵喵喵,无人欣赏,丧失了多少妙语连珠,充分展示自己的机会啊啊啊!!
他转头看着喻文州向自己走来,从一大包东西里摸出个逗猫棒
“喵!!”瞬间就被自己本性卖了
于是,黄少天生日前一天,某酒店,蓝雨正副队长就一根逗猫棒展开了愉快的嬉戏。
(五)
黄少天扑棱着抢到的逗猫棒,无法控制的身体里的灵魂羞耻得要疯了
啊啊啊啊啊啊!!!这下不能见人了,太丢脸了啊啊!还好是队长!!天!黄少天!黄剑圣!你能控制一下自己么!!草草草!收回你的爪子!你怎能被一根逗猫棒打倒!!草草草!!
喻文州仿佛听见了自家副队的咆哮,安抚的顺了顺小猫的猫,把软绵绵的他一下举起,鼻尖蹭了蹭小猫的鼻子,满脸掩不住的笑
这下,逗猫棒终于丧失了它的魔力,黄少天瞪着眼睛,彻底傻了,如果猫能脸红的话····那黄剑圣现在应该会是只难得的小红猫
喻文州含笑的拍拍他的头
“少天,打荣耀吗?”
(六)
一人一猫就这样在酒店里和谐的度过了大半天,直到华灯初上,喻文州感觉没那么热了就提议出去走走,黄少天自然没意见
路上有很多遛狗的,抱着个猫出来的确实少见。
喻文州抱着黄少天慢悠悠的在街上晃,时不时跟黄少天说上几句,黄少天第一次以猫的形态逛G市也觉得稀奇
他家队长老神在在的带着黄少天换公交车,黄少天直觉队长要把它带到什么地方去,喵喵直问,喻文州眨眨眼,顺它的毛,不说话
江风舒适的轻抚,黄少天才意识到他们到了滨江大道。
滨江,G市最璀璨的地方,依江而建的城市,千百年来都因连绵的江水而富饶生息,那么多的灯火像是能照亮所有的来处和前路
喻文州看了眼手机,把黄少天放在一处高台上,与他平视
“其实,我还挺庆幸少天这样,每一年少天的生日总有那么多人陪你过,我一直,还挺想就两个人过一次生日的。”
他又看了一眼手机,满眼柔情的直视呆呆的黄少天
“真是开心啊,今年我是第一个,少天,生日快乐!”
8月10日 零时
那个叫黄少天的小猫就那么跳着扑进了自家队长的怀里,止不住的舔舐男人的侧脸
喵喵喵喵喵喵喵
像是说不完的我喜欢你
(七)
喻文州是被摇醒的,入眼便是那张熟悉的脸
隐约间只听到“队长队长!!!我们出去过生日吧,就我们两。”
他听到自己含笑的回答:
“好啊”

黄少生快啦!!其实我能送你什么礼物呢?只能把喻队打包给你啦~
还好来得及~~

维恰!你儿子跑了!!
(一)
俄罗斯,圣彼得堡,早上六点
“尤里奥?早饭准备好了?”勇利侧耳贴近门板听了听,意外的没听见小野猫早上起床气发作的咆哮
“尤里奥?”勇利这次拍门的声音大了些
“尤里奥?!”一个可怕的猜测突然冒出,勇利抽搐着嘴角:不会吧
轻轻扭开房门,门无风自动,缓缓打开,床上的波斯猫拱了拱,从凌乱的被子里冒出一个头,瞥了一眼勇利,舔了舔自己身上的长毛,“喵~”勇利仿佛看到了那只离家出走的小野猫背着他那袋豹纹虎头的猫科动物专属衣物,咧着嘴对自己竖中指:
“笨蛋!”
一大滴冷汗滴落
“啊啊啊啊啊啊!!!!!!!维克托!!!!你儿子跑了!!!!!!”
(二)
西班牙,巴塞罗那
“阿嚏”尤里奥摸了摸鼻子“啧,那只蠢猪应该发现不对了吧。哈?维克托那个老男人脑子都秃了么,居然喜欢一只家畜”
哈哈哈哈哈,让你们大半夜折腾,本大爷是正大光明逃出来的!哈哈哈哈哈,谁要看老男人秀恩爱!!!
口袋里的手机一阵震动,尤里奥从自嗨中回过神,扫了眼屏幕:老男人
“切”摁了接听键
“早上好呀,尤里奥”老男人发春般的声音从听筒一侧传来“我亲爱的儿子居然学会离家出走了,爸爸真是好伤心”
尤里奥瞬间愤怒,抓着手机大吼“哈?还不是你找了个家畜回来!你能不能正常点!”
“哦,尤里奥,你知道的,爸爸上年纪了,好不容易泡到了勇利,他又不嫌弃我,没有他,你的老父亲就要孤独终老了”
“呵?你也就是个时时刻刻散发着荷尔蒙,招蜂引蝶的老男人罢了。是谁说要帮我拿到世界金牌的,是谁说要一直陪伴我练习,不离不弃的??俄罗斯老妖精!还是谈你的恋爱去吧”
维克托垂眸听着少年招牌式的怒吼,食指在咖啡杯上摩挲“。。。尤里奥,其实你挺喜欢勇利的吧”说着将手机移远了一点,果不其然,少年仿佛能震破耳膜否认声瞬间炸开,呵呵,这小子。
维克托抬头习惯性的去寻找勇利的身影,勇利在阳台上浇花,俄罗斯的晨光稀薄而微凉,但好像在这个人身上也能被暖化了,指尖轻触绿叶,似情人间的爱抚,温柔缱绻
是这个人让自己懂得了“LIFE”“LOVE”
“。。。尤里奥,有一天你会懂的,陪伴并不是占有。。。。。。好啦,好不容易离家出走一趟要好好玩啊,回来可是要接受爸爸满满的‘爱’和‘想念’哦!”
尤里奥咬牙切齿的挂了电话,戴上口罩,双手插着口袋在异乡的街头,离家出走着
(三)
尤里奥小野猫离家出走的第三天,维克托意外的收到了老朋友的电话
“喂,维恰,你猜猜我看到谁了?”
“克里斯?”
“哈哈哈哈,我看到你家宝贝儿子了。哈哈哈哈哈,维恰,你儿子跟人跑了!”
?????????!!!!!!!!!
“快看头条”
维克托点开了FACEBOOK,果然好多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俄罗斯小妖精被哈萨克斯坦英雄救走了,我的血槽!!快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你儿子没了!
“哦呀”无良老爹维克托玩味一笑:儿子这是遇上人生第一春了?
(四)
戴着头盔,风在耳边呼啸而过,机车轰鸣,不良少年尤里奥居然是第一次坐机车,飚车的新鲜感很快俘虏了俄罗斯小妖精。他偷瞄了一眼前座的男人,莫名脸上一红
啧,还不是逛街的时候看上了一件让猫科动物难以自持的虎头衫,然后,就难以自持的自拍了,然后,就暴露了,然后,这边的粉丝就杀过来了。。。。。。。。。不过,那衣服真酷啊
大不了就是日常躲粉丝嘛,可是为什么西班牙的姑娘能奔放成这样啊啊啊???这种紧追不舍的节奏怎么破??!!!
靠靠靠靠,满肚子脏话的小妖精惊魂未定地躲到了小巷里,在他探头探脑的时候,轰隆隆,突然一辆酷炫拽的机车停在面前,好。。。好酷啊啊啊啊!!
同样酷炫拽的机车主人居然脸红了下:“尤里,要不要上来?”
仔细看看,原来还是熟人,奥塔别克*阿尔京,来自哈萨克斯坦的黑马
怔仲片刻,居然脸上也有点热热的,接了头盔,一跃而上,这必须要啊!!
一路无话,到奎尔公园的时候,太阳西沉,乌金洒满了远处的整片海
“也许你不记得了,五年前我们在一个训练营训练过”
“真的?假的?”尤里奥满脸迷茫
“那时候我被调到了新手组,你有这让人看一眼就难以忘记的战士一般的眼神”
“战士?我么?呵~那段时间转场,维克托也严的可怕。奥塔别克,我们不是应该是对手么,那为什么和我搭话?”
“因为我们很像,你想和我成为朋友么?还是不想?”男人的眼神坚定不移,却又微微红了脸
朋友?心脏似是被轻撞,第一次有人主动表示想和自己做朋友,
朋友?尤里*普里赛提的朋友
尤里*普里赛提和奥塔别克*阿尔京
于是,离家出走的俄罗斯小妖精向在巴塞罗那偶遇的哈萨克斯坦英雄伸出了他的手。
在异国的街头不期而遇,那个对的人,教会你成长。
(五)
“啊啊啊啊啊啊啊”开着免提,美奈子撕心裂肺的声音让维勇两人浑身一震,“维克托!!你看到了么???”
维克托头疼的扶额,当然看到了,他已经被@几万条了
烟熏妆的尤里奥和霸道总裁奥塔别克在冰场上的那一场确实惊艳,让他深感儿子长大了,可是,被撩了的各位能别给他打电话么!大晚上的,他还要和他家勇利卿卿我我呢!
“啊啊啊啊啊啊!!!!维克托,你儿子遇到奥塔之后就进化成大妖精了!你快管管他!我血槽都空了!被撩的晚上睡不着啊!!!那膨胀的荷尔蒙!哦!!!!”
维克托委屈的望了眼勇利,勇利耸耸肩,安慰地点了点他发旋,就,洗洗睡了
忍无可忍,维克托紧握电话,咬牙切齿“我明天就把他抓回来”
(六)
被抓回来后的尤里奥当然是被狠狠的被削了一层,但,维克托欣慰地发现自从谈了男朋友?的尤里奥变了很多,对勇利少了点恶言相向,也稍微会表达下了关心
维克托瞬间有种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感觉。
。。。。其实都是错觉
尤里奥的被抓回来的一个月后的一个早上,
勇利叫声再次响彻圣彼得堡
“啊啊啊啊啊啊!!维克托,你儿子又跑了!!!!”

啧,儿子谈了恋爱后患上了爱离家出走和疯狂秀恩爱综合症怎么破??在线等??急急急急急急!!!!!!!!!!                                                    ————维克托

来自被撩了的我:看了特典被小妖精撩的大半夜睡不着,维克托,管管你儿子!哼!让他乱撩!!!!!!信不信让你摸不到勇利的手!!!
哦~我的俄罗斯小妖精~~~